永远去珍惜
唯有和平与爱

黄家驹(1962.6.10~1993.6.30)

博狗体育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258|回复: 0

一位古人生卒时间

[复制链接]

21

主题

21

帖子

79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9
发表于 2017-9-20 10:0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一个人想写篇学术性的东西是非多跑图书馆不可的,可是为了怕爬那百余级石阶,我往往宁可让自己文章一个典故昧其出处;,说得不大正确;或可供佐证的资料,听其缺少一条或数条;或该注的原文记不清楚,只有以自己的文字总括几句;还有为懒查书,当把别人已说过的话,矜为自己的创见;别人已矫正过的错误,我来大驳特驳,……要不是为了我们的图书馆龙门千尺,高不可攀,我何致于在这典籍丰富,独步华中的最高学府混了几年,学问上还是依然故我?天下美观与实用不能两全,则应该舍美观而取实用,惜乎武大校舍的设计者当时未曾注意及此。

我对世间万事一无所好,所爱只是读书。若有一个神仙以三个愿望许人选择,我所选择的第一愿,要有一个完备的图书馆,让我终日獭祭其中;第二愿,有一个和美的家庭,第三愿,太平时代的中产之家的收入。倘神仙所许的仅一愿,那么,给我图书馆吧。

我的性格外表上好像欢喜热闹和活动,内心实倾向孤独,所爱的是从容的岁月和恬静的生涯。我常和我的朋友袁兰紫说:假如有一花木繁盛,池榭清幽的园林,园中有一藏书楼,万卷琳琅,古今中外皆有,期刊日报,也按时送到,不管这地方是修院也罢,牢狱也罢,我可以终身蛰伏其中,不想念外面的繁华的世界了。

实际上,世间哪种知识,书里没有?哪件事实,书里不曾纪载?哪一类人生乐趣,书里不能供给?书可使时间倒流,你的精神张开幻想的翅膀,扶摇千载之上,与你所钦慕的古人周旋晤对,从容言笑;书有缩地之术,五洲万国,任你随意遨游,名山大川,听你自由赏览:无怪那些爱读书的人终日书城坐拥,其乐陶陶,南面王不易。

记得俄国有位作家写了篇短篇小说,一个银行家与一青年律师争论死刑与终身监禁的短长。律师主张后者较合人道,自愿在银行家家中受囚十五年,作为胜负的决赌,囚期将满,他应该得到胜利,却越墙而遁,临走时写了一篇自白,原来他在十五年的囚期中,读了无数

书籍,觉得世间财富,勋名,与一切赏心乐事,都不及读书的滋味,而且任何事书中都有,只须一卷在手,又何必他求?因此放弃他那应得的一大笔偿金,于囚期将满的半小时前逃走了。这篇小说脍炙人口,翻译遍天下,我国也有好几种译本,我个人尤其爱读。

我国人常说,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”,倡导读书,可谓不遗余力。不过,又说什么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,以及什么“颜如玉”,“千钟粟”,用声色货利来鼓励人读书,怪不得很少人能够真正领略读书的乐趣。只有明代归有光所作《项脊轩记》,先琐碎地叙述许多家常,忽然来一段这样的文字:项脊生曰:“蜀清守丹穴,利用天下,其后秦皇帝筑女怀清台;刘玄德与曹操争天下,诸葛孔明起陇中;方二人之昧昧于一隅也,世何足以知之。余区区处败屋中,方扬眉瞬目,谓有奇景,人知之者,其谓与陷井之蛙何异。”

写完这一段,又转过笔头叙述家常了,这段文章非常奇特,可说是不但不见其尾,而且还不见其首的神龙,数百年来桐城派的文评家,也曾把这篇项脊轩记仔细研究过,评论过,对于这一段突如其来,划然而止的文章,却只有纳闷心头,一词莫赞。

其实这不过是震川先生在叙述自己的神游千载,尚友古人的读书之乐而已。他以一富一贵来代表世间一切“发迹变态”的人生图画,让他独自一幕一幕尽情欣赏。人们不知他“区区败屋中”竟有这样“奇景”,笑他是“陷井之蛙”,他自命却是那绝云气,负苍天,一飞九万里的鹏鸟,大千世界,尽于一览;又像那手持玉杖,飘然云端的神仙,沧海桑田,视同旦暮。你们这些目不识丁的俗物,才真是“陷井之蛙”,而那些只向书里觅取“黄金屋”、“颜如玉”的读书人,比较井蛙也高不得多少。

喔!我不能让说的话像断线风筝无尽止的飞扬过去,现在请再回到读书问题。世间书籍是这么的浩如渊海,一个人生命有限,哪能读得几多,这却是读书人最为痛苦的事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博狗体育 ( 沪icp备11011088号-1

GMT+8, 2019-5-26 05:29 , Processed in 0.124800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Designed by 999test.cn & 博狗体育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